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的停機坪上,最近來了一個“新家伙”,賺足了過往飛行員們的眼球。這個“新家伙”就是——國產新支線飛機ARJ21-700。
  都說大飛機是一張“國家名片”。ARJ21-700飛機,備受關註就在於是中國第一架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型渦扇支線客機。從2002年立項到如今的亮相,時間已過了12年。
  9月27日凌晨5點45分,華西都市報記者現場獨家探訪了ARJ21-700飛機,並獲悉這是該飛機第一次“駕臨”成都,已在此度過了十幾天的“試飛”時光。
  國產飛機ARJ21此番將試飛哪些項目?為何選擇在成都試飛?何時將載客飛天?第一架飛機將從成都飛向哪座城市?懷著諸多好奇與疑問,華西都市報記者獨家採訪了中國商飛四川分公司總經理兼成都航空董事長莊浩剛,成都航空總經理隋明光,成都航空總經理助理、戰略規劃部總經理廖群,成都航空國產飛機項目部副總卿光宇。
  國產飛機ARJ21成都“首秀”
  發動機和尾翼跟空客不同
  9 月 27 日凌晨 5 點 45 分,ARJ21-700飛機104架機平穩地降落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此時的天還未亮,隨著這架飛機的降臨,安靜的停機坪熱鬧起來。
  “飛得不錯!”試飛人員陸續走下飛機並交流說,這次試飛大約4個小時,凌晨2點左右起飛,試飛順利。緊接著,航後檢查人員開始跑上跑下、跑前跑後地忙碌起來。
  記者看到,這架國產支線飛機的個頭其實不小,飛機底部的主色調是中國紅配以黃邊,機身是白色,印著“ARJ21”的字樣,盡顯“高大上”。與停機坪上的空客飛機明顯不同的是,空客的發動機是在“大翅膀”下,ARJ21的發動機則處於飛機“尾巴”;空客的尾翼是直線向上,ARJ21的尾翼上還有一個“小翅膀”。
  這是國產新支線飛機第一次抵達成都。來自ARJ21飛機的製造商中國商飛的信息顯示:9月15日ARJ21飛機從西安閻良飛抵成都雙流國際機場,已在此度過十幾天的“試飛”時光。此次試飛由申請人、局方、成都航空、上海航空組成的11個機組,共17名飛行員共同執行。
  80後飛行員戴心跳儀“試飛”
  隋明光,他的微信昵稱叫“老飛”。他在辦公室常年放著一隻飛行箱,一遇到緊急飛行任務,他提上飛行箱、叫上副駕駛就直奔機場。
  身為成都航空總經理,隋明光將領銜這次ARJ21飛機的成都試飛。9月25日凌晨,他親自駕駛飛機完成了8項試飛任務。航空公司的老總駕駛一款仍在試飛取證中的國產客機,在中國民用航空史上可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80後小伙兒卿光宇,也是此次試飛的飛行員之一。“我們將佩戴心跳測試儀、眨眼測試儀等設備進行試飛。”卿光宇說,試飛繞著成都雙流機場本場飛行,時間大都安排在凌晨。試飛中,通過飛行員心跳數等數據的收集,從而瞭解飛行員在駕駛ARJ21-700時的身體機能反應。在這架飛機的客艙里,並沒有佈置座椅,而是擺滿了各種相關儀器,比如飛機空速、高度、水配平系統,以採集試飛數據。
  交付\
  首架將於年內交付 首條航線飛上海或北京
  “國產飛機的品質與國際上的飛機是相同的。”隋明光對國產飛機的市場前景非常看好。目前,成都航空預訂了30架ARJ21,到明年將交付5架。
  有數據顯示:ARJ21-700收到的訂單達到258架。除了成都航空之外,上海鹽商集團有限公司、南山集團均在客戶名單之列。今年7月,ARJ21-700還收穫了首個非洲客戶,剛果(布)成為首個購買和運營這款飛機的非洲國家。該飛機的目錄價格為一架3000萬美金。
  隋明光透露,今年10月底,ARJ21-700飛機105架機將飛抵成都進行航線運營的試飛,與正常的航班一樣起飛降落,只是不載客。與104架機的科研功能不同,105架機將是正式交付成都航空的一架飛機,今年底可交付成都航空。
  “ARJ21飛機交付之後,至少還要做3個月的準備才能投入市場。預計,明年能夠與乘客見面。”隋明光表示,儘管ARJ21是支線客機,但是完全具備幹線航線的要求和標準。而到明年交付的5架飛機,足以支撐起十幾條航線。據悉,交付成都的ARJ21飛機也是中國第一架國產新支線客機,首飛航線有望在成都-上海、成都-北京這兩個線路上誕生。
  揭秘\
  試飛組成員:“ARJ21安全性沒有問題”
  ARJ21為何青睞成都?具備盲降等試飛條件
  “選擇來成都試飛有兩個理由,一是成都機場是全球最繁忙機場之一,二是成都機場屬於二類盲降機場之一。”成都航空總經理隋明光說。
  盲降,飛行員在肉眼無法看清機場跑道的情況下通過機器設備操控航班降落。成都機場是繼首都國際機場和上海浦東機場之後,全國第三個啟用二類盲降系統的機場,所以也為試飛提供了條件。除此之外,成都機場作為全國最繁忙 機 場 之 一 ,通 過 測 試ARJ21-700在繁忙機場的起降,還能測試整個機組的工作量。
  最小飛行機組試飛,是中國民航 局 運 輸 類 飛 機 適 航 標 準CCAR-25部規定的適航驗證科目,也是橫亘在ARJ21新支線飛機取證道路上的最後幾隻“攔路虎”之一。“這意味著ARJ21的試飛環節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了。”卿光宇解釋說,最小飛行機組試飛主要是通過多個機組的主觀評價和生理參數測量,來衡量和評估在不同試驗場景下,機組成員對相關器件的可達性和操作簡易性,以及最小機組(2人制)的工作量是否滿足適航規章要求。這也是為什麼飛行員需要佩戴心跳測試儀等設備試飛的原因。
  ARJ21安全性能如何?
  安全性符合國際標準
  普通市民最關心這架飛機什麼?在採訪中,隋明光如此反問記者。大飛機是一張“國家名片”,ARJ21是中國第一架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型渦扇支線客機,讓國人和航天人充滿自豪的同時,也非常關註飛機的安全。
  “人們總覺得國產車不如進口車,對於國產飛機也有這樣的擔憂。我已經試飛過3次,總體感覺非常不錯。安全性是沒有問題的!”隋明光說,ARJ21-700的安全性完全是按照國際標準。除了接受中國適航部門的適航取證以外,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按照國際標準展開全程影子審查並取證。而且,這架飛機的舒適性優於國際上最常見的支線飛機EMB190,比如乘客座椅在高度和寬度上的空間更大。
  隋明光的信心來自試飛大數據。抵達成都前,ARJ21-700經歷了長達4600小時的試飛,“哪裡有極端天氣,就去哪裡挑戰,比如高濕、高寒、高熱,觀察飛機在極端天氣中的飛行狀況,完成民航局規定的大量試飛科目,以便取得適航證。”隋明光說,例如到海拔2000多米的格爾木機場進行高原試飛,到三亞海島去挑戰高熱等等。
  今年的3月15日起,ARJ21甚至進行了長達一個半月的環球旅行。一路向東,飛到加拿大溫莎機場進行結冰試驗,結冰高達兩英寸。在溫莎機場,ARJ21花了11天完成了局方審定試飛要求的所有試飛科目,途經大西洋、丹麥、冰島挪威、奧地利等地。整個行程共計3萬公里,相當於赤道的四分之三圈,經受住了暴風雪、吹雪、大側風和風切變等惡劣氣象環境的考驗。就像電子游戲里的“空中英豪”,繞著地球儀,在世界各地“打怪升級”。
  □對話/
  國產飛機與同級別飛機收費標準相同
  華西都市報:ARJ21機票是否會走“低價路線”?
  隋明光:從民航總局和財政部發的文件上來講,國產飛機與同級別飛機的收費標準相同。目前,我們已經形成了ARJ21飛機商業運營的推廣方案,包括演示、體驗飛機、免費乘機等。
  華西都市報記者石莉芳胡鏹文攝影呂甲  (原標題:國產新支線飛機 ARJ21 首次來蓉試飛 今年底“安家”成都)
創作者介紹

birthday

ou57ousdt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